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2016年4月1日 下午1:30:19 星期五
当前位置:新闻 > 今日关注 >  正文今日关注

我们的小康 | 全村“玩泥巴” 个个手艺人

发布时间:2020年11月17日 来源: 作者:付天美     点击:   
  初冬的清晨,走进碗窑村,一路大雾弥漫,只见土陶制造作坊和村民的房屋在大雾中若隐若现,像极了一幅幅水墨画。随着太阳升起,大雾逐渐驱散,暖暖的阳光洒在大地上,将碗窑村照得更加通透。
 
  碗窑村,位于云南省临沧市临翔区博尚镇,这里有资源丰富的“中国第一土”之称的高岭土,探明储量1018万吨,占全国探明储量的八分之一,而临翔区的高岭土资源,主要就分布在博尚镇。
 
  也正是如此,早在清朝乾隆三年(1738年),就有人在这里建起“龙窑”,以制陶为业,繁衍生息。从此,碗窑烧制陶器的技艺代代相传,从未间断,至今仍有“全村玩泥巴,个个手艺人”的浓厚氛围。
 
 
代代传承,延续百年制陶技艺
 
  一大早,赵仕旺便来到自家的陶器铺打扫卫生。“快进来坐,喝口水。”见客人来访,赵仕旺一边招呼,一边笑着说,好长时间没来了,今天过来打扫下卫生,顺便补补货。
 
   “自己开的店铺,怎会好长时间不来?是生意不好还是……”正当纳闷之时,赵仕旺笑着说出了答案:“平时都在家里忙着做陶器,铺子里的东西都是明码标价,游客看上哪个,扫码支付后就可以拿走了。”
 
  果不其然,顺着土陶街望去,几家店铺都无人看守,游客三三两两,有的正在挑选陶器,有的正在扫码支付,有的正在自己包装陶器,井然有序。
 
   “除了春节、国庆等客流量较大的时候,我们基本不会来守店,就这么摆着卖。”赵仕旺说,现在生活好了,游客的素质也提高了,没人会偷。
 
   “当然,人手紧张也是一方面的原因。”赵仕旺说,这个小店铺是2019年开的,春节、国庆等小长假时,每天都有四千多元的销售额,平时只有一两百元。“平时家里忙,再来一个人守着,不划算。”
 
  赵仕旺介绍,他家有4个劳动力,还外聘了一个师傅,平时都在家做陶器。“我家有一个柴窑和一个电窑,柴窑有订单才开火,但电窑每天都会‘烧’一窑。”
 
  提及陶器的烧制,赵仕旺有说不完的话。“我从12岁就开始跟着爷爷和父亲学习做陶器,从最初的腌菜坛、酒坛等土陶,到现在的彩陶,一代传一代,至今已有四代了。”
 
   “爷爷和父亲做的时候,基本都是腌菜坛和酒坛等土陶,还得挑着出去才能卖掉,或是直接用来换家里的口粮。”赵仕旺说,最远的,得挑到距离碗窑村几十公里之外的双江等地,才换得了包谷。
 
  与爷爷和父亲相比,赵仕旺觉得他和儿子算是幸运的。“时代越变越好,生意也越来越好做。”赵仕旺说,如今,当年的腌菜坛、酒坛等土陶主业已变成了副业,而彩陶等手工艺产品,则变成了主业。
 
   赵仕旺介绍,近些年,随着电商平台的发展和来村里的游客越来越多,他们做出来的产品,销量激增。“我们家的土陶,有一半销往广东,剩下的都是通过电商平台或是游客直接买走。”赵仕旺说,2019年,他家做陶器的毛收入有40多万元。
 
   “前几年没有那么多!”赵仕旺连忙补充说道,他认为,这个收入与近年来政府部门对碗窑村土陶文化的重视息息相关。

 

 
“土陶”变艺术品,产销两旺
 
  由于碗窑村出产的陶器品质较好,造型独特,具有较强的使用价值,长期以来深受消费者和客商的青睐,产品销往广东、天津、河北等地。
 
  “以前生活用品的需求量大,我们的产品物美价廉,根本不愁卖。”碗窑村党支部书记杨章庭说,但随着经济社会的发展和群众生活水平的提高,传统的制陶工艺,已满足不了大家的需求。
 
  如何提高村民制陶的工艺水平,进而提高土陶产品的附加值,是碗窑村急需解决的问题。
 
  对此,杨章庭介绍,自2007年开始,碗窑村就定期分批组织陶农、非遗传承人到景德镇陶瓷大学、上海工艺美术学院等专业院校考察学习。
 
  通过学习培训,让陶农、非遗传承人制作技艺得到了很大提升,赵仕旺家就是其中之一。“我儿子去学习归来后,做的陶器价格都翻了好几倍。”赵仕旺说。
 
  其实,在碗窑村,像赵仕旺家这样的村民还有很多。今年55岁的罗星青,是罗家第九代制陶传承人,今年是他做陶的第43个年头。
 
  罗星青介绍,以前,村里的产品虽然好卖,但大家都看到,随着市场的发展,制陶工艺创新不足,土陶产品粗放,附加值不高等问题就逐渐凸显出来。“面对这样的瓶颈,许多陶农都认识到,观念的革新和技术的创新势在必行。”
 
  “对于学习,既要走出去,也要请进来。”罗星青说,2019年,临翔区委区政府在村里举办了柴烧营创作活动,邀请了众多国内外的陶瓷艺术家前来指导,给村民们带来了难得的学习机会。
 
  “柴烧创作营活动的举办,带来的不仅是产品的销量,更为重要的是让村民有一个学习提升的机会。”罗星青说,通过学习,村里制陶人家陆续开发了茶壶、灯台、“火锅”等100多个新产品,让土陶产品不仅兼具实用性和工艺性,产品净利润也得到大幅上升。
 
  在去年的柴烧创作营活动上,罗星青跟几位陶瓷艺术家交流学习后,做出了几件新产品。“原来我做的一坛一罐一碗一杯,也就几块或几十块几百块钱,而这几件艺术品,有人给价一千五六,但我不卖,至少要两千以上。”罗星青笑着说,这是艺术品,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土陶制品。
 
  罗星青介绍,与村里很多人家一样,新产品的开发,让陶瓷产品净利润也得到大幅上升。“2019年,我家的土陶毛收入达60多万元。”
 
  在碗窑村,和罗星青、赵仕旺这样的制陶人家还有很多,他们在不知不觉间,已将自己的农民身份变成了“半商半农”,一边种田一边经营土陶,从而增加了收入,全村的经济在这样的势头下逐年红火。杨章庭介绍,2019年碗窑村农村经济总收入达4132万元,农民人均纯收入达13834元。
 
 
文旅融合,产业更兴旺
 
  在杨章庭眼里,让碗窑村的“土陶”变为艺术品,实现产销两旺,只是第一步的计划,实现陶瓷产业与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、实现乡村振兴,才是终极目标。
 
  杨章庭介绍,近年来,临翔区结合碗窑村实际,把陶瓷产业与文化、旅游、美丽乡村建设、陶瓷技艺传承保护等有机结合、促进产业融合,找到了资源优势与市场的结合点,精心打造出乡村旅游品牌,持续推进文化旅游与陶瓷产业的健康发展。
 
  “目前,村里已建设了以瓷为主的临沧泰窑缅宁瓷主题文化园,以陶为主的云临尚品生态文化庄园,不断拓宽陶瓷产业发展路径,推动陶瓷产业与文化旅游产业融合发展。”杨章庭说。
 
  据了解,为了使碗窑村的传统土陶“华丽转身”,碗窑村还开办了土陶合作社,建设土陶集中展示交易中心,以统一工艺标准、统一经营管理、统一订单承接“三个统一”,提高土陶产业组织化程度,实现抱团发展。
 
   “现在我们碗窑村,可是美名传四方,不仅土陶产品做得越来越好,就连村庄也变美了。”杨章庭说,自2019年起,村里就开始尝试种植种菊花,使整个村庄都在花丛中,烟农菜农变成了花农,全村变成旅游村、网红村,吸引了不少游客前来打卡。
 
  如今,走进碗窑村,沿路两边的制陶店一家挨着一家,随处可见陶酒坛、陶罐、陶酒壶、花瓶等陶器,家家户户都把自家产品摆在货架上或堆在院子里,自成一道别样的风景。来自五湖四海的游客,东家进西家出,一边听碗窑村土陶发展史,一边欣赏土陶作品,最后带走自己喜欢的产品。